www.hg2556.com_不服《黑豹》“漫威第一”?但它的配乐无话可说

时间 |2020-01-11 16:27:52

www.hg2556.com_不服《黑豹》“漫威第一”?但它的配乐无话可说

www.hg2556.com,自从漫威新贵《黑豹》出世,它似乎就跟“第一”这个字眼缠上了——先是外媒影评人盛赞其为“漫威第一”,接着是国内观众怒怼“就这也叫漫威第一?”,但不管怎么撕,以《黑豹》目前在北美的热卖形势,拿下“漫威票房第一”是没什么悬念。

《黑豹》

在音乐栏目,我们暂且不讨论电影水准是否够得上所谓“漫威第一”,但我要说一句,《黑豹》的配乐完全担起目前漫威第一。

《黑豹》剧情不难理解,本片最大的主线矛盾就是两位政见不同的王储,为了谁能上位领导国家方向而进行的内战,当中一位就是我们的主角——瓦坎达土生土长的王子殿下——特查拉,另一位是被放逐在外的后裔——同时也是饱受美国社会剥削的黑人——艾瑞克。

艾瑞克 vs 特查拉

此番王储之争,本质上则是原生群族与外部世界的碰撞。本片配乐最天秀的操作,就是为这两种不同内核成分、貌合又神离的阵营,创造出了带有强烈地缘独特性,彼此碰撞又整体交融的音乐。喊你一声蒂花之秀希望你答应。

瓦坎达阵营:非洲原生音乐

我们先来听以特查拉陛下为代表的瓦坎达阵营

本片负责配乐的是来自瑞典的新生代作曲家路德维格·古拉松(ludwig göransson),今年才34岁,已是《黑豹》导演瑞恩·库格斯的老搭档了,库格斯备受业内好评的电影作品《奎迪》和《弗鲁特韦尔车站》,配乐都是出自他手。

路德维格·古拉松(真滴是年轻有为了)

古拉松在读完《黑豹》剧本后第一件事,就是到非洲呆了一个月,在不同的小村落间停留,与当地音乐人演奏乐器,并在这种浸泡式体验中谱写本片配乐。

因此在瓦坎达的段落,音乐中包含了大量极具非洲风情的元素。比如“warrior falls”中,我们听到了标志性的鼓声、复杂多变的器乐演奏、还有呼应歌(非洲常见歌唱形式)般的人声,喊唱着男主特查拉的名字,与片中特查拉加冕仪式前,赤裸半身站在五十六个少数民族(雾)面前,接受众人拥戴的画面结合起来,相当地道。

多样性的非洲元素呈现

非洲人民深爱各种敲击乐器,连树桩都能掏空了拿来做鼓,因此爱打鼓的非洲人民也创造出了各种神奇的鼓。有一种讯息鼓,还能通过调节来模仿人类讲话的音调和语调。古拉松也正是利用这一点,给音乐加入了点睛之笔——用讯息鼓模拟黑豹特查拉说话的声音。没错,就是你听到的“咕咚咕咚”神似特查拉说英语的那个声音。它们与人声呼喊的“特查拉”混音在一起,构成完美的互文。

就是这个东西,讯息鼓

非洲原生音乐的另一个显著特点,就是节奏层次复杂,且完全不按西方音乐套路来。笔者还记得小时候在琴队,“节奏”与“和谐”是原则问题,弹了一个不和谐音或者打乱了节奏那妥妥就是猪队友的存在。但在非洲音乐眼里,这种对节奏的恪守显得既幼稚又古板。非洲音乐喜欢多线程的节奏,不同节拍的多条节奏线往往同时演奏,最终叠加成复杂多层次的韵律。迸发出群居人类最本根、最奔放的生命力。

非洲音乐即兴而起,人人参与

整个瓦坎达部分的配乐都突出了这个节奏特点,与部落多样性的视觉元素相辅助,构建出一套完整地道的非洲美学体系。这就从最直观的视听语言上,将《黑豹》从漫威其他超英世界中剥离出来,不仅去了同质化,还给漫威受众打开了新美学的大门。

美国黑人阵营:新生派trap音乐

下面隆重有请反派阵营代表艾瑞克同志带来他的bgm:

和说英语咕咚咕咚的特查拉不同,艾瑞克操着一口纯正的美国黑人英语。他代表的就是那些在黑人街区长大,受白人文化侵袭的非裔美国人形象,祖辈随着奴隶船飘到美洲大陆,饱受数个世纪的剥削,至今依然难觅归属感。

配乐师古拉松在这个人物上也用了拟音的小招数,他在采访中分享了创作过程:他找来非洲当地的一位长笛演奏师,告诉他艾瑞克的身份、故事、心理,然后演奏师吹起长笛,模拟出艾瑞克阴郁焦躁的说话语调。穿插在音乐前半部分黑暗危险的旋律中。

危险的絮语过后,一串低音贝斯把气场全部打开(请务必选择音响效果好的杜比厅观影,本人在影院听到这串节奏差点帅跪),紧接着加入了美国街头当下最火的音乐类型——trap music。

trap音乐代表唱作人t.i.,他还客串过《蚁人》

trap音乐的说唱内容常常关于街区生活,充满贫穷、暴力、毒品交易,传达一种被困在此地的真实的生活状态。无论从地域、主题或曲风上看,trap音乐用在艾瑞克身上都是恰如其分。

艾瑞克从美国一路杀回故土,带着身份和理念而来,人狠话不多,但身上的符号和气质都在音乐里,音乐就是他的攻击性。就问问当艾瑞克在宫殿里自爆身份时,有几个人没被那段音乐燃到?目前漫威反派最赞bgm,非他莫属。(冬兵的bgm或许可以一战,但他已经不是反派了,嘻嘻)

艾瑞克

而trap这种新兴音乐对于古朴的原生音乐来说,就像一股从外面世界吹进来的凛风,既是同源,又自有姿态。这一对比关系,将特查拉与艾瑞克间“本是同根生”的亲情、世外桃源瓦坎达与瞬息万变之世界间的落差,完整地影射了出来。

一个字,妙。

此外,本片还将漫威常用的英雄号角式音乐元素降到最低,只在最后黑豹特查拉到联合国发表讲话时,有最明显的呈现。一来是表达特查拉已经完成了黑豹的自我成长,成为超级英雄一员;二来也是将观众从非洲氛围中唤醒——要打起精神来迎接世界大混战《复联3》了伙计们。

最后送上这首酷炫骚气的片尾曲“all the stars”,由“喇嘛”kendrick lamar亲自操刀,喇嘛我就不介绍了,相信很多人都是冲着他的歌去看《黑豹》的——听得开心,下期再见。

文丨糯木

澳门现金网

随机新闻